2019年中國演出市場回顧——話劇篇

發布日期:2019年12月30日

 

話劇2.png

 

 
 
 
 
 
 

2019年即將過去,在2019年,我們迎來了建國70周年大慶,送走了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對于演出行業來說,2019年是平穩發展的一年,雖不能稱之為演出大年,但是在過去的一年當中,演出行業還是有許多值得回顧的事件發生。演出市場也如潤雨撒過的竹林,那些鮮嫩即將破土,給人以勃勃生機。

風雪交年中,我們回顧過去的歡笑與淚水,是以期更好的未來。系列回顧的第一篇,我們將聊一聊話劇市場,這一年來發生的各種各樣的事,迎來送往的那些人。

 

 

對于話劇來說,2019年是熱鬧的一年。2019年有各式的戲劇節開幕閉幕,而這些戲劇節又大多與話劇息息相關。從第五屆中國原創話劇邀請展、國家大劇院國際戲劇季·2019、第三屆老舍戲劇節、2019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2019北京喜劇周、、2019林兆華戲劇邀請展、柏林戲劇節在中國·2019,到烏鎮戲劇節、大涼山國際戲劇節,各種戲劇節讓話劇從業者們從年初忙到了年尾,讓這一年熱熱鬧鬧的在一片節日氛圍中就這樣過去了。

 

 
 
 
 
 
 
 
 
 

圖片依次為:第三屆老舍戲劇節海報、烏鎮戲劇節海報、“北京故事”優秀小劇場劇目展演海報

 
 
 
 
 
 
 
 
 

圖片依次為:大涼山國際戲劇節海報、2019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海報、柏林戲劇節在中國·2019海報

 

 
 
 
 
 

這一年出色的新作品

 

在這熱鬧的一年當中,有許多新的話劇作品,在我們劇作家的筆下創作了出來,并且借著這些戲劇節的東風,被搬上了舞臺,與觀眾們見面。今年兩部歷史大劇——《杜甫》《林則徐》的問世,讓我們對年過八旬的老劇作家郭啟宏堅持在一線寫戲改戲的精神欽佩不已。老一代話劇工作者堅持著一線工作,也鼓勵著后輩們不斷進取。孟冰的《平凡的世界》,孫惠柱的《宴席》,唐棟的《柳青》,王寶社的《三灣,那一夜》等等出色的作品,也都是這一兩年推上舞臺的新作,其中很多都是較為成功的作品,獲得了口碑票房雙豐收。

 

杜甫.jpg

話劇《杜甫》舞臺圖

 

除了一些劇作家今年推出了重磅新作,一些院團也在今年推陳出新。央華戲劇制作的《新原野》與國家大劇院制作的《特赦》,雖然都是18年初次登上舞臺的作品,但是在19年重裝上陣的時候,依然給觀眾帶來了極大的震撼與藝術沖擊。雖然今年有很多好的話劇初次登臺或再次面向觀眾,但是有些遺憾的是,本土創作出的標桿作品依然沒有達到漫天星光燦爛的時刻,相信在未來,我們話劇市場的夜空,必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本土之星,耀眼而奪目。

 

話劇《新原野》舞臺照

 

 

 

這一年引進了不少優秀作品

隨著我們文化作品的“請進來”與“走出去”,越來越多的外國優秀話劇被引進,今年引進的劇目中,以色列蓋謝爾劇院的《父與子》,德國漢堡塔利亞劇院的《奧德賽》,波蘭羊之歌劇團的《李爾之歌》,法國諾諾劇團的《等待戈多》等等都是各具特色的優秀劇目。其中不乏一些優秀作品對我們有著寶貴的啟悟意義。

同樣堅持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創作原則,歐洲的藝術家們總是在藝術創作出現困頓的時候,不失時機地作出理論反應與舞臺變革。歐洲文藝界廣泛討論并確認的普遍原則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是一個“真實地表現生活的歷史地開放的體系”??吹竭@些有代表性的歐洲現實主義作品,在中國市場有出色的反響,也足以讓我們的話劇創作者們汲取營養,走出屬于我國話劇的現實主義的“廣闊道路”。

 

靜靜的頓河.jpg

話劇《靜靜的頓河》海報

 

 

 

這一年舞臺上上下下的熱鬧紛紛

 

話劇的熱鬧,不止臺上熱鬧,臺下也熱鬧;劇場內熱鬧,劇場外也熱鬧。今年11月,做足宣傳的《孩子夢》從上海移師北京,在天橋藝術中心演出,不料各方意見殊異,評價南轅北轍,主辦方難以應對。11月12日,孟京輝戲劇工作室在保利劇院演出《茶館》時,部分激進觀眾當場苛斥演出者對不起老舍、對不起《茶館》,并要求退票。有人批評孟京輝將《茶館》弄得“面目全非”“已經不是老舍的《茶館》”。孟京輝則信心滿滿地說,“如果老舍先生還能看到我們現在,我覺得他真的會默默高興的”。

 

孩子夢2.jpg

話劇《孩子夢》舞臺照

 

對于這些,觀眾完全可以作出不一樣的闡釋,隨著網絡時代的發展,今天的觀眾比過去更有知識,更有主見,興趣更多元化,也更容易獲得演出的核心信息。當他們走進劇場,可能是為了藝術熏陶,可能是為了休閑娛樂,也有部分觀眾單純為了追星??梢哉f,話劇創作者找準自己定位,如何貼近觀眾、回饋觀眾,將是新時期戲劇能否蓬勃發展的關鍵。

 

茶館.jpg

話劇《茶館》舞臺照

 

 

這一年我們迎來送往

 

2019年是話劇世代交替最為明顯的一年。林兆華戲劇邀請展藝術總監一職已由林兆華的兒子林熙越接棒。中年一代的導演周可、李伯男、黃盈等逐漸走向前臺,這些代表著話劇界的希望。但是遺憾的是,老一代戲劇家胡可、田本相、童道明、蘇叔陽先后離世,這是話劇界莫大的損失。

 

有些人離開了,但是他們還在這里,有些人來到了這里,帶著無數人對于未來的期盼。不管2019年話劇界的熱鬧與紛擾,2019年都是話劇平穩發展的一年,2019年很好,2020年呢?我們想2020年一定會更好,話劇生力未竭。在此僅祝愿2020年有一個新的開始,中國話劇也借著這個美好開始,在馬上到來二十一世紀第三個十年里,鵬程萬里。

 

 

參考資料:《話劇2019:新熱鬧與老問題》——林克歡    北京日報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一般面馆赚钱吗 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江苏11选5助手官方下载 股市消息哪个网站最快 幸运pc28蛋蛋预测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结果 配资账户怎么开户 福彩3d绝杀6码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 澳洲幸运8是哪里的彩种 1分快3走势图在哪里看